千河_shinmo

游木真p
想吃粮吃粮吃粮!不是糖也没有关系!

【泉真】校园夜行1

和亲友一起逛校园产生的小段子
不要奇怪我们俩为啥会出现这种疑似(划掉)浪漫的情节

秀恩爱1
宿舍楼下总有情侣秀恩爱
泉:我要秀得比他们更厉害。
真:不要在奇怪的地方努力啊!

秀恩爱2
为了找没有人的地方到了后操场,结果还是有不少情侣
泉:我要把他们全秀走。
真:我有点想回去了

看星星1
云挺多的 不怎么看得到星星
真:你看除了北斗星之外旁边还有一颗诶!
泉:哪里?啊,那是飞机吧,还一闪一闪的。
真:好像是有在闪…但是没有移动啊!是星星!
泉:有在动!不信我们停下来看。
两人站着抬头看了好久。
真:确实没有动啊!
泉:动了啊,原来在那的。(趁机吧唧一口)我说动就动了,是飞机。(牵着小真往前走)
真:(猝不及防又不肯认输)是星星啦!

看星星2
沿着跑道走了好一会儿
真:你看它还在那啊!是星星!
泉:(抬头)………好吧是星星。我错了。脖子好累。
真:看吧我就说是星星(得意)。
泉:嗯嗯嗯是星星我错了。

鬼故事
前面走过来的一个人突然一拐不见了。
真:那个人去哪了啊……
泉:(轻声)我来给你讲个鬼故事吧~(牵住小真)
真:不要吧………(握紧手)
泉:………算了我也不敢讲。

第二天下午,刚下课。
泉:游君~~~!!!今天也去看星星吧!
真:(伸出手)啊,下雨了。
泉:啧。
真:除了看星星什么都行哦…(小声)

tbc

emmmm……突然发现没打tag重新发吧…

希望还有2
不过最近根本没时间看星星……
这个其实好久之前写的了 昨天写魔法paro的时候翻到的
继续为考试攒人品

一直想画的贤者真!

本来是偷懒加上纸张大小局限就画个抱书的动作,结果没想到导致画背景的时候各种奇怪………下次有机会画下夜里的吧~拿着魔法石什么的【贤者真超可爱啊啊啊w

因为电脑的色差用了滤镜,感觉很像老照片~可能会写个泉真小故事吧……【快填坑啊!!!

唔,先祝我考试顺利吧~

假装不是右边…其实我的理想是在lof成为一名写手(你)^q^最近凹凸坑呆太多,是时候回去更文了【害怕.jpg

Lew:

和 @千河_shinmo 一起玩了凹凸的本命问卷,意外的相性不错。爱这个沉迷写文的天猎【微瑞金,帕佩】

【泉真】交错的时间(be向)

泉真 含凛绪
be向 注意!
堕落的泉总&后知后觉的小真

称呼估计有bug欢迎指出~【为了称呼这个问题简直头大】

1
风卷着花瓣穿过发间飘落至地上,夹杂着欢笑的言语零零落落地铺满整个校园。又一次在樱花盛开的时节迎来了毕业季。

不知不觉已经毕业一年了么。游木真摸了摸别在胸前的迷你校徽,对一会儿要开始的发言环节有点儿小紧张。因为队友都是同年级,所以毕业后也顺理成章地一起作为组合出道了,虽然说不上大红大紫,但这一年里发展还是挺迅速的,还算有这个资格向这届毕业生说些什么。不过北斗和明星去参加一档节目了,这次就由他和真绪一起作为校友发言。时间差不多了,真绪也该到了啊?

游木真朝四周张望着,依旧没看见真绪的身影,倒是望见了远处樱花树下的鸣上岚。鸣上岚似乎也看见了他,笑着挥挥手打了招呼,另一只手却藏在背后,身体侧靠着树,似乎拽着什么。游木真有点好奇,正想走近些顺便一起去礼堂,忽然注意到一个身影有些吃力地跑过来了。

“呼……真,不好意思啊,这家伙说也要来结果早上喊他怎么都起不来呢。”真绪扭头看了下靠在自己肩上的凛月,有点无奈但也不觉得麻烦。

“嘛…反正不会让你迟到的啦…睡晚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嘛………”凛月揉揉眼睛,直起身,顺着游木真之前的视线看过去,有点了然,“那我先去找小鸣了~一会儿见哦真~绪。”

游木真看着眼前颇和谐的两人,觉得连带着自己也感受到了春日的温馨,真好啊这两个人,即使毕业了关系也没有因为各自组合出道的繁忙而减少联系,反而一边成长着包容着克服了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但同时又有点莫名的落寞。是什么时候呢,那位一直跟在身后的前辈再也不出现了……

忽然疾起的风卷起了一地落花,慌忙用手撩好吹乱的头发,远远地好像看到了那一抹从前颇为熟悉的银色。然而风停,礼堂前的大道上已没有几个人,更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只有真绪催促着快些去礼堂。

“嗯,走吧。”

根本不可能的啊。

他已经不想再看见我了吧。

2
礼堂的装饰一如两年前的今天,基调隆重又不失属于未来的鲜亮色彩。那是对游木真来说很重要的一天,甚至比自己高三毕业要更重要些。一方面当然是因为自己即将成为这个学校里最年长的一届,另一方面则是前辈终于毕业了,他终于可以摆脱前辈各种走廊拐角处的偶遇、课间的追赶和放学后的纠缠了。真是美好的三年级,游木真想着,向台上投去的目光也愉悦起来。

“唔…泉前辈有什么事吗?”典礼结束后游木真被濑名泉叫到了一旁。

“哥哥要毕业了游君一点儿都没有不舍吗~哥哥好伤心啊,就没有什么想对哥哥说的吗?”前辈还是一如即往地言语里也带着骚扰啊。

“那……前辈毕业快乐…!”游木真想了想,觉得除了这个想不出别的什么,心想着前辈毕业这天还是不要让他太扫兴好了。

那个时候虽然也是春天,风却有些凉,游木真记得自己低头裹了裹衣服,再抬起头来前辈还是一如既往地笑着,似乎也没有什么不悦。不过对前辈的态度也一直和这差不多,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那么游君,我等着你毕业哦~”

游木真也没有更多想说的话,于是敷衍地笑了一下,和濑名泉告别,跑回了明星他们身边。

那天好像除此之外也没有发生别的事情了,但是从那天开始,似乎有什么开始不对劲了。

自己的生活还是照常进行着,平平稳稳,除了再也没有前辈的骚扰。这应该算好事吧,毕竟不用再防备突然而来的“惊喜”和放学后的尾随。

那天前辈发消息约他去游园会的时候他第一次没有觉得反感,于是答应了。

3
“以上就是我的一点小经验,不一定能帮到你们,有问题的话随时可以问我哟~”游木真放下话筒,终于松了口气。鞠躬起来的时候忽然瞥见第二排最边上有个十分熟悉的人——泉前辈,确实是泉前辈。看起来是被鸣上君和凛月胁迫着坐在了他们两的中间,低着脑袋,看不见神情,但估计是不情不愿的样子吧。

游木真低下头加快脚步走回了第一排自己的座位,心里有点乱。他的位置在第一排中间偏左些,偏过头能看到第二排最右边的那三人,却也有点吃力。一旁的真绪发现了他的异样,倾过身体小声问道:“看见泉前辈了?”

“嗯……”游木真收回目光,低头看着地,“你知道他会来?”

“嗯,凛月说的。你…知道这两年他的情况吧?”

“……大概知道。”

濑名泉在高中本就是才华横溢的,又当过模特,毕业之后也是十分抢手。他随月永进了同一家公司,开始也是如日中天,几乎是迅速成长为了新一届的热门偶像,广告、专辑、甚至影视作品接踵而至,媒体舆论都认为他前途不可估量。不过那是第一年的事情。

准确点说,是第一年的前半年。

游木真在看到前辈铺天盖地的海报和宣传单的时候也曾驻足过好多回。在大众面前去除了痴汉属性的前辈其实很耀眼,也没那么讨厌,要说真实的想法,游木真其实有点儿仰慕这样的泉前辈。但只限这样打开了偶像开关的泉前辈。他记得以前做模特是也曾仰慕过泉前辈,发自内心的仰慕。如果高中的时候泉前辈不是那样不留一点空隙地侵犯他的生活,那也许他还是会对前辈抱着敬仰的心情的。

后来,前辈的事业好像就不那么如意了,似乎是有些心不在焉。风评急转直下,甚至有媒体说其惰怠的同时还挖出了以前因为毒舌得罪不少人的黑料。但是泉前辈也没有开过发布会澄清,就这样一直到了第二年的第二个月,鸣上岚和朔间凛月出道与濑名泉和leo再次组成knights,也就是游木真也刚好从trickstar出道的时候,knights的国王大人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濑名泉暂停偶像事业,进行修整,时间未知。一时间激起了群众巨大的讨论热潮,泉前辈自此就没了消息,舆论热潮过后也没有关注了,只在knights出席重大活动的时候才会偶尔有人提起这个组合还有一位挂名成员濑名泉。

其实从濑名泉的转变开始,游木真就有点在意。他觉得很可能是因为自己,但又下意识地逃避着,却越想越觉得前辈颓废的起点,正是在那次游园会之后。

4
那天自己和前辈说了什么,记不清,潜意识里好像把这段记忆封锁起来了,直到那天鸣上君在聊天时说漏了一句。

“泉ちゃん还不是因为你啦…”
“泉前辈?因为我?”

然后鸣上君干笑了两下掩饰着转移了话题。

游木真使劲地回想着那天的事情,想得有些头疼。

那天最好吃的是前辈给买的苹果糖,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做模特总是不顺利,好在泉前辈多多少少帮着他些。不仅是外貌才能,相处之间游木真也觉得如果有这样一个哥哥就好了。

“游君记得小时候一起来游园会的那次,对我说了什么吗?”

“不记得了…那么久远的事了。”游木真坐在栏杆上看着星空,等着烟花绽放。

“…是吗…那个时候,游君可是说我好厉害呢。”

濑名泉直白的视线牢牢粘在游木真的脸上,让他觉得有点不自在。手不由自主地摸起撑着的栏杆,游木真有点想起来了,他曾经说过,想要成为像泉前辈一样厉害的人。但是幼时的言语放在现在来看未免过于羞耻了些,他眼神飘忽着,没有回答自己想起来了。

“…游君,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你……我吗?”

夜空里忽然炸开的烟花划破了夜晚的宁静,濑名泉的话语在绽放声中被划分得支离破碎。

“泉前辈你看~开始放烟花了!”游木真兴奋地转头,忘记问刚刚濑名泉到底说了什么。最后一句是什么,游木真没听清,也不是很在意。

印象里前辈好像没什么表情,只是动了动嘴唇,便抬头看烟花了。游木真后来仔细想了想,前辈大概说的是“我知道了”。但是前面那一句没有问的,因为说的时候没有看着前辈,也无从探究了。那时候他觉得不问,也无关紧要吧。

5
“凛月说其实新年之后泉前辈就有些不对劲,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一直到knights成立,其实泉前辈都有些不在状态,但是为了组合的事情还是硬撑着。”

游木真静静地听着真绪从凛月那听来的消息,垂下的睫毛微微颤动着,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用凛月的话讲,【是失去了支柱】呢。真你大概…明白的吧…?”

6
也许从前他不明白,但是现在他怎么可能不明白。

从前成绩不理想被母亲责骂心情低落的时候,只有游戏能让他开心起来。不管学校里过得有多惨,在家里被说教得多厉害,只要进到房间,拿起游戏手柄,就觉得生活还是有很灿烂的一面的——虽然因此沉迷了不是时日,但不得不说,是游戏支撑着他度过了那一段难熬的日子,结识了如今关系亲密的队友和朋友。

他于泉前辈,大概就像游戏于他一样,是重要的支柱吧。

虽然不想承认,但自己说的那句【想成为像泉前辈一样的人】确实成为了前辈一直以来的支柱,从前辈三番五次的提起,还有曾经难得伤感地吐露真言说他没有保护好自己,让自己成为了像他一样被世俗玷污的大人,其实游木真早该知道的。但是那个时候他不愿意去想,直到真正完全了解了世俗人情,脑海里浮现这些事情的时候才突然明白。但是明白了这些的他,也已经不是前辈心里那个小小的眼睛闪着光纯真的自己了,怎么可能再次成为支柱呢。

不过明白之后,又想起游园会的事情,游木真越发觉得还是找前辈好好谈一下比较好。这个念头在年岁的发酵里逐渐变成了一个心结,在胸腔里膨胀,伸展触须侵扰着他。

但一个月,两个月…快要一年了,游木真一直没有迈出那一步。刚出道事务异常繁忙,一开始还是很自责地将这件事推迟到明天又明天,后来逐渐麻木,只是习惯性地想,明天吧。

有时候错过了正确的时间节点,就已经踏入了一个完美结局平行的世界里。

7
“真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找凛月。”

游木真在礼堂外的樱花树下踱着步,脚尖带起的微微气流驱赶着一片快飘落至地的花瓣前行至另一双脚前。站定,微微抬起头,是那张熟悉的脸。但早已不如高中时那样神采飞扬,甚至有些不属于这个年龄的疲惫与倦怠。从前的前辈总是按时睡觉作息规律,因为易胖的体质吃得很少以保持身材匀称却一直不能算入偏瘦的行列里。但眼前的泉前辈,竟然不可思议地瘦了许多,加上面容的倦态显得有些憔悴。

余光瞥见前辈身后拼命打手势地鸣上君,游木真了然了。

“…泉前辈!”许久没喊过这个称呼,游木真甚至本以为不能一张口就发出声音来,然而事实是,在心里演习了那么多遍后,这一声把他一年多来内心的纠结和踌躇,懊悔和不忍都尽数倾诉了出来,音尾还微微带着些抑制不住的颤抖。

泉前辈似乎有点吃惊,反应了一会儿才轻轻地回了一声“嗯”。

“泉前辈…对不起!从前我一直没有意识到,一直躲着你,一直自私地只想到自己…我其实,一直还是很敬仰前辈的……”

话没有说完,濑名泉就打断了他。

“游…君。”

“不需要道歉的。一直是我在过分地把你圈在狭小的空间里。”

“虽然当时觉得自己的想法没错,但现在看来还是太可笑了。谁会永远是个小孩呢?”

“不用担心的。”濑名泉微笑着看向游木真,“我现在和你一样,有队友支持着。所以以后,不会再这么颓废了。”

“泉前辈……”游木真面对濑名泉一连串的话有些不知所措,完全乱了原来的思路,只记得有个重要的问题一定要问出口——

“那天泉前辈,是要问我什么?”

濑名泉愣了一愣,有点释然又有些疲惫地笑了笑:“那已经不重要了。”

毕竟游君已经不再是那时候的游君。自己也不再是那时候的濑名泉了。

无论是谁在时间里错乱了脚步,都不可能再回到正确的轨道上了。

8
【真绪】
啊真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在逃避。有时候会跟我讲他的苦恼,但更多时候总是一个人憋着。虽然我大概知道这俩人之间的隔阂,但作为局外人还是更希望真能自己看清楚啊。只是没想到……该说是太迟钝了还是总是喜欢去逃避呢。

【凛月】
濑酱怎么就那么喜欢真绪队里的那个家伙呢,偏偏人家又不喜欢他,还把自己搞成那副鬼样。明明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这两人为什么折腾了这么久还没有互相理解。嘛,算了,泉酱终于熬过这段时间了,那个家伙我也根本不在意了啦~

【岚】
人家看泉ちゃん和小真两个人真的好心急啊,都是不坦率的孩子呢。泉ちゃん总是走出101步,也难怪小真被逼着总是后退呢~真是太可惜了,如果早点谈一谈也许就不会这样了呢…泉ちゃん这一年多憔悴了好多,脸都不值一亿了呢!不过现在也好,放下了的话,总还是慢慢好起来的吧~

【泉】
以前游君对我说着“好厉害,想成为泉前辈一样的人”的时候,真的是非常开心。我所唾弃的自身因为游君的称赞似乎也有那么一点可取之处了。那时候游君的眼睛里有着星星。

明明想要保持着他的天真的,但却是自己,玷污了他。沾染过演艺圈里勾心斗角的我,还为自己是他憧憬的对象而感到高兴,真是太可恨了。不是我的话,也许游君就不会变成圆滑的大人了吧。是我的错啊。

其实一直知道的,游君不喜欢我过于频繁地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但那是我每天繁重的练习和工作里唯一的乐趣。

那天我问游君“讨厌我吗”,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有听见。忽然就觉得很累了,也明白了,这样的支柱也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有什么意义呢。游君的抗拒,“我知道了”啊。

今天被硬推着去见游君的时候,觉得心也没有那么痛,不比去年那样了。游君终于还是长成了和我一样的大人。

那些无法挽回的,就让它过去吧。谁让我坚持的时间线,错开了游君理解的时间线呢。


*大概是失踪人口回归【x
其实520就应该写好了但是想想那天还是不要发刀子了,结果后来跑去凹凸坑里玩了【我错了
失踪的这段时间真的很忙qwq作业特别多…过完这个星期应该会好一点吧 长篇和点文不会坑的!就是要再等等orz…感谢大家~



*被亲友吐槽说为什么写刀子。因为这次日服的卡池剧情太甜了,逐渐互相理解了什么的,很符合我理想中的泉真走向,所以觉得be不太可能啦w就像把以前设想过的写出来(毕竟再不写就没机会了),总之就是【在小真理解泉总之前泉总就因为撑不住真的很累了放弃了】这样的设定。毕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那么巧都在正确的时间点上发生着。可能在许许多多的平行世界里,泉真一次次地因为各种原因错过着(关于这个我还有一个脑洞………有时间再写吧…)。

4.30小真生快!!!
最近纠结了很久想画完手书结果因为论文什么的有点忙…然后为了cp20也准备了很久。想着要不码点字但是脑细胞已经被论文榨干了…
托同学拿到了p2推吧唧和p3娃儿绿太太的泉真亚克力和糖w赞美太太们!!!只可惜下午挺晚到的也没集上什么邮qwq所以打算D2继续樱花真。欢迎勾搭~

【泉真】胃胀怎么办

*取自真实经历
“泉前辈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呢~”游木真舔舔嘴角,又伸手去拿桌上的最后一个芝士鲜虾卷,却被濑名泉将盘子从他的手下抽远了些。
“吃这么多可不好哦游君。”濑名泉说着看似斥责的话,眼角却满是温柔的笑意。
“最后一个嘛~”为了美食撒点娇也没什么问题,游木真在这吃的问题上一向没什么底线,特别是对泉前辈做的食物,撒个娇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只要能吃到好吃的就行。
濑名泉也知道只有这个时候能轻易得到游君的撒娇,因此看似斥责的话语也不过是走个形式,可爱的游君都向他撒娇了,他又怎么会不同意呢?
游木真拈起濑名泉推过来的碟子里的寿司,心满意足地放进嘴里,顺便舔了舔指尖。濑名泉也很是满足地站起身,拿着碗碟进了厨房,心里想着下次给游君做什么好。
然而等濑名泉擦着手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游木真正一脸痛苦地用手捂着肚子,趴在桌上。
“怎么了游君?!”濑名泉急忙跑到游木真身旁,抚上他的背,脸上满是紧张。
游木真微睁着眼,声音很小:“胃好胀…好难受啊……”
“吃多了?”
“嗯………”游木真皱着眉,将脸贴在桌子上,小心翼翼地吐出了一个音节。果然不应该吃那么多的…最后还贪心多吃了一个,“呜哇,早知道这么难受就不吃那么多了………”游木真的声音都有些带上了哭腔,放在平时倒是软软糯糯的让人心动,但这种情况下真是听得濑名泉一阵心疼。
“游君,来,喝点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濑名泉倒来了一杯水,一手拿着水杯一手想扶游木真直起身来喝水。
游木真只觉得肚子上的皮肤都绷起来了,稍微一动就能感受到装满的胃似乎压迫着腹部。未消化的食物好像积累到了食道里,喉咙口很难受,想呕却呕不出来。在这样的生理折磨下,他根本就不想动,遑论喝水了。
“游君?”
“……难受得不想动啊…”游木真闭着眼睛,努力将自己的思绪从生理的痛苦上转移到之前没打完的游戏上,然而腹部的饱胀感总是将他拉回现实,并不是很管用。
“唔!”
游木真忽然觉得身子一轻,回过神来已经被濑名泉抱坐在了腿上。他下意识的搂住濑名泉的脖子,软绵绵地趴在自己的手臂上,汲取着濑名泉怀抱的温暖,因为痛苦而微微发冷的颤抖得到了缓解,但是腹胀感还是无时无刻不在侵扰着他的神经。
濑名泉左手从游木真的腋下穿过放在他的腰腹上,右手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放下,轻轻扳过游木真倚在他身上的脑袋将脸凑了过去。唇瓣只是轻轻接触,舌尖在打开本就无力的牙关后就退了出来,温热的水在两人的唇齿间交融流淌,没有声音,只有喉结一上一下的滚动。水温恰好比体温高一些,游木真吮吸着来自濑名泉口中的细流,仿佛从前无数次亲吻时的唾液交换,却比从前清澈些,安静些。因为是借着濑名泉手掌的力量才堪堪将头抬起来,游木真并没有用什么力,喂着水的时候嘴角一松便有一道水痕慢慢滑下,淌到了脖子和锁骨。濑名泉松开对游木真唇瓣的束缚,沿着水痕一路吮吸亲吻到了锁骨。不知是因为难受还是什么,游木真脸上微微泛着红,闭着眼睛任他摆弄的样子让濑名泉有点控制不住——要不是因为游君身体不舒服今晚就可以不用睡觉了。
“温水有利于碳酸溶解,游君要好好喝水呢。”濑名泉终于松开了扳过游木真脑袋的手。游木真由着惯性靠在了濑名泉的颈窝里,被水滋润过的嘴唇泛着粉嫩的光泽,微微扑眨的眼睫毛和因为难受而稍稍加重呼吸出的热气挠骚着濑名泉的颈脖。啧,看来等下要去解决下了。
濑名泉放在游木真腰腹上的左手开始均匀用力地揉起来,一,二,三………九十八,九十九,一百。他看着肩上渐渐眉头舒展的少年,忍不住抬起手撩开额前的发丝,很轻地吻了一下。
下次可不能吃这么多了哦,游君。


*我不管我就是要写这个题材!昨天因为寿司吃多了的我……难受到今天下午qwq
本来昨天就开头了但是看到胃胀这两个字我就难受写不下去orz今天晚上终于好了。所以说千万别多吃……特别是会膨胀的东西
本来昨天金工实习最后一天我设计了两个下午的izmk吊牌切不出来很气愤想双更来着 但是全被胃胀打乱了…
最近粮好少太太们全去准备生贺了嘛qwq突然想到我只画了两句的手书………

【泉真】如果从前遇见你3

古代背景 架空
*修修补补改了好几次,终于决定接下来的大概情节了【别打我,因为有几个大情节,一写就要写好多……我决定先写个小节日培养一下感情,顺便发下凛绪糖~】
三、约定
“想必濑名公子已经知道我来所为何事了吧?”
“游木少爷,你这话,当从何讲起啊?”濑名泉毫不避讳地直视着游木真的眼睛,似乎全然不知情。
游木真的手心微微发汗,虽然自己也算是掌握着不小的商业命脉和情报线索的人物,但在谈判这种事上因为性格问题他多少都有些底气不足,因此平时都尽量给那些合作的商家尽可能多的利润,除非踩到底线才不让步。那些他发展起来的家业,都是兢兢业业一点点扩大的,倾注了不少心血。但很明显,面前的濑名泉,是块很不好啃的骨头。他几乎没有把握能说服他合作。
“抱歉,那我就直说了。濑名公子…是否是想在这城里开一家成衣铺?”
“不错,我确实有这样的想法。游木公子不愧是这栎城的百晓生。”
“那想必公子也知我名下有一些成衣坊的店面…您这是…想抢生意?”游木真犹豫着,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但出口又发现措辞冲了些,便又添上一句,“濑名公子别介意,倒不是说您不能开…不过这…我的铺子,合作怎么样…?”
濑名泉看着游木真有点语无伦次的窘迫样子,不禁笑起来:“游木公子别担心,我确实是想开铺子,但也有一个两全之策,必定不会抢了你家生意,还对你家生意有利。”
游木真有些惊讶——按之前小何打探来的口风,濑名泉已打点好开铺子所需的货源、设备与劳力等,照理必会以此做筹码,与他讨价还价一番,得到不少好处才会退步。今日的情况,是他完全没有料想到的。“那濑名公子是想…?”
“将你的铺子交给我管。”
游木真一时说不出话。这个要求,他根本没有想到过,已经完全不是过分能形容的了。
“如何?游木少爷想好了吗?不必勉强,不过五日后我的铺子我就该开张了。”
游木真攥着拳,有些心痛。“公子是要怎么管?”
“游木少爷放心,我绝对会把铺子打理好的,不信的话,就以三个月为期吧,如何?”
游木真不做声,濑名泉抿了口茶,“你可以慢慢想。”
…………
“…好,那便…应了你吧。”过了许久,游木真终于出声了。他在心里盘算了下,这铺子其实也只是家业的很小一部分,但因着是他亲手打理起死回生来的便很是不舍。但不答应情况也未必好,只能先试试了。
“明天先随我去铺子里熟悉一下吧。”
“那么明日见了,掌柜的~”
“请不要用掌柜的称呼………叫名字就好。”游木真觉得脑袋有点乱,来之前满满的打算被濑名泉的要求打破成了碎片,现下也懒得和濑名泉再计较了,只想快点回家。“那么告辞了,濑名公子。”
“好的游君~”
游木真觉得心很累,太阳穴突突地跳个不停。算了…姑且,就让他这么叫吧。

次日。
游木真刚跨出从别院的门,就看见濑名泉正整暇以待。今日他穿着便是那身深色暗云龙纹缎面衣裳,游木真低头瞧了瞧,不知是巧还是不巧,自己穿的正是浅色同款。这气氛,不知怎的觉得怪怪的,但正事要紧,姑且先忽略吧。
“濑名公子,早。”
“不早,我已等了你半个时辰了。”
游木真有些惊讶,暗想濑名泉倒确实是对这管理店铺的事上心得很,让他一试也未必是件坏事,却没想到其实真正让濑名泉上心的却并不是这铺子。
待到了店里,游木真领着濑名泉参观了下存放布料的仓库,绣娘们和裁缝们的成衣室,又回到正对着门的柜台处。
“这本簿子……”游木真手里攥着本边有些发毛的簿子,有点犹豫,“还是给你吧,免得你说我不信任你。上面记着与各个店家的利润分成,有些店家有点贪得无厌,却有不错的资源,你下次遇上可以让着些…还有些我调查到的机密消息,这些千,万,不,要透露给别人,否则,你也明白的吧。”
“这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对这些贪得无厌的商家一直退让未免太没底气了吧?”
“毕竟也是我一直笼络才得到的独家资源…你可别轻举妄动。”游木真知道濑名泉说的确实是事实,也没有办法反驳,但这么几年他在这件事上花费了很多的精力,被濑名泉一句点破有点不开心。
濑名泉注意到了游木真脸上小小的神情变化,拿过簿子,翻开,在游木真写的小注上摩挲了几下,并不说话。
啧,敢欺负游君啊。
“对了,你这件不是有点儿大么?正好让店里的绣娘改一改吧。”游木真转向一旁候着的昆伯。“小月在吗?”
“回少爷,这两天单子多,扯布都快扯不过来了,小月她们更不用说啦!”
“游君不能帮我改一下吗?”濑名泉倒是一点不着急,说着话朝游木真靠近了些。
游木真的脸上莫名飞了点红晕,说话都有些磕磕绊绊了:“我…为什么要我,我来给你改啊?!”
“再说了我也不会啊!要是改得不好可就浪费了几尺好布了。”突然反应过来的游木真口舌又灵活起来,很理直气壮地反驳了回去。“等过两天绣娘们有空了再给你改啦!”
游木真总觉得跟濑名泉扯上关系之后各种事情都不对了起来。

*没想到这一章还是只有他们俩……【写得好拖…】下一章一定有别人出现了!
*你们猜是什么节日,听说三月三也放河灯🌚

【泉真】童话梗系列1

海的儿子
【不是海尔】
海的女儿童话梗
游木真睁开眼睛,清晨的光线有些刺眼,他抬起手缓了缓。手上粘着细碎的沙,衣服湿答答地黏在身上。发生了什么来着……?
沙滩…海浪…沉船…一些画面在他的脑海里飞速闪过。是昨天在船上举行生日宴之时,海浪突然侵袭而来,破碎了他的船只,将他卷入海中,然后…便失去了意识。
游木真微微侧身准备起来,却发现身边还躺着一位少年。准确的说,是一位十分好看、赤裸着全身的少年。
游木真放缓动作,生怕吵醒了他。银色微卷的头发因海水的作用服帖地贴在微微泛粉的脸颊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着,抿着的薄唇颜色极淡,唇形却意外的好看。仿佛是童话里走出来的呢,游木真想。
“殿下,游木殿下!”城堡里的搜寻队过来了。游木真将身上的披肩取下,裹在少年身上将他抱起,向搜寻队走去。

很小的时候,好像听过一个故事,似乎是讲一个小人鱼的…

“游木殿下,那位少年醒过来了。”
游木真在侍者的带引下走到安置那位少年的房间门口,他敲了三下门,没有动静。
推门走进去,先让游木真注意到的是少年湛蓝的眼眸。仿佛有什么在里面闪烁着,那是大海的颜色。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游木真坐到了床边。
少年微微一笑,拉过了游木真的手,在他的手掌上轻轻地划起了笔画。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会说话。”有木真有点尴尬和惭愧,“濑名泉是么,泉,很符合你漂亮的眼睛。”
少年还是笑着看着游木真,眼神莫名地热烈。

“啊!早上好。”游木真推开房门就看见濑名泉笑意盈盈地站在门口,“今天好些了么?”问完游木真又后悔了,昨天问过医生,没什么大碍,这下问出口他却不能回答,两个人都不免尴尬。濑名泉却抓住了游木真的手,轻轻捏了捏表示没事。
“那么一起去逛花园吗?”
当然要。

那个故事,游木真想起来了。如果濑名泉是人鱼的话…

游木真又一次对着盘子里的虾皱眉——明明已经吩咐过不要再出现鱼虾了——一只握着银叉的手伸过来,叉走了他盘子里的虾。抬头,濑名泉鼓着腮帮看着他。
“谢谢。”
不用客气。

如果濑名泉是人鱼的话,他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游木真接过濑名泉递来的书,“今天读这本吗?”
濑名泉点点头,依然直直地看着游木真。游木真有种错觉——似乎每日的读书时间都格外的热,不知道是因为视线还是什么…
“海参其实是有脑子的,只不过它们懒得动与世无争大家就都以为它们没有脑子。”
“海猪的味道有点像土豆,用海带包着埋到温泉口蒸一下比较好。”
“皮皮虾能直立走路……”
游木真忍不住合上书看了看封面,没有书名。
“今天读的书颇为奇怪呢,你在哪里的书架找到的?”
你猜?

不过就算是人鱼,和那个故事还是有些出入啊?

游木真走到甲板上,已是月亮升起的时候。此次前往邻国,似乎是要商讨联姻之事,作为一个国家的王子这也是一种责任…但是让他迎娶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实在有点无法接受。
突然腰上一紧,游木真回头,差点擦上濑名泉的嘴唇。“怎么了?到读书时间了吗?”这姿势好像有点太过亲密,不过经过了濑名泉的日常黏人,游木真觉得这也不是不能接受。
“游君还是觉得没有什么不对吗?”
濑名泉低低的声音突然在游木真的耳边响起。比想象中的要低沉点却意外的撩人,游木真觉得自己的耳朵唰地发烫,“泉,泉是,会说话的吗?!”
“游君再不明白就要被人抢走了~”
游木真还未来得及思考,唇上的质感质感就使他大脑一片空白。有点带侵略性质的气息渐渐占据了他的整个口腔,热烈的吻愈加激烈,放肆过后又逐渐温柔起来,最后舌头轻轻舐过贝齿,一边舔吻一边退离了游木真的唇瓣。
游木真觉得有点恍惚,一下子不知道作何反应。信息量略巨大…
“游君做好准备哦~”濑名泉抱紧游木真的腰,翻过桅杆跳入了海中。
咕嘟咕嘟………
“唔……咦,能说话?!濑名泉你到底是…?”
“游君小时候有没有听过小人鱼的故事呢?”
“听过…你是人鱼…?”
“不,我是巫师~”

这个出入还真是大到意料之外呢,不过却很乐意接受。

从此游木真和海里的巫师濑名泉性福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其实把游君接到海里吃掉的计划很早就开始实施了喔♪~
大概是从给他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开始?

*那本书里讲的都是我瞎编的的…大家不要当真…_(:з」∠)_海参确实没有脑子,海猪据说长得像土豆…皮皮虾我也不知道它能不能直立走路,不过应该不行吧………
*主页还有其他童话梗,欢迎点梗~写完亲友点的会按评论顺序写,也欢迎提供新梗哦~

【泉真】童话梗整理

抱歉占个tag
今天脑洞了一下午想了一系列童话梗
大概会慢慢写完的吧……嗯……
(以下全部无性转)
主角泉真
需要的话会扯到别的

灰姑娘
小真去参加一个很高大上的酒宴结果丢了眼镜回来?虽然重新配了但是见到的人却找来了…

海的女儿
小真有一天在海滩上救了一个不会说话的少年,从此这个少年与他形影不离。但是即将要去迎娶邻国的公主…

睡美人&青蛙(喵咪)王子
小真从几百年的沉睡中醒来,却发现身边的并不是王子而是一只猫?他可能是被舔醒的……在喵喵各种求蹭求抱抱之后小真发现这只猫可能是个人……

美女与野兽
这个城堡很像故事里的那个,只是似乎没有发现野兽的存在。极度需要休息的小真决定住下,却发现城堡里有些奇怪?

白雪公主
小真被野兽追赶跑进了森林里的小屋,有七张小床,七套餐具,却只有一个小矮人…

爱丽丝梦游仙境
看着书睡着了,结果来到了wonderland。时计兔真绪,柴郡凛月,葵双胞胎,青虫日日树,审判官会长…似乎觉得少了点什么,原来是炽热视线的主人被抓起来送上了法庭。小真会为他辩解吗…
【借鉴了樱兰高校梦游仙境那一集】


欢迎点梗~比起小心心更想要你们的评论~
也欢迎到隔壁催更大长篇……害怕自己沉迷小短篇.jpg

【泉真】心想事成铺

“写下你的愿望,我能帮你实现。”
“但是你要为此付出代价,代价我来决定。”

游木真同往常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身上黏黏的还是那一如既往的视线,虽然他也很想装作不知道不在意,但这视线的热度一日未减,想不注意都难。
“泉前辈,你能别跟着我了吗?”
“这可不行哦游君~每一个时刻的游君都要好好抓住呢~”咔嚓咔嚓的声音游木真都习惯了。
“说到底泉前辈喜欢的不就是我的脸嘛…”
从很小的时候,和泉前辈一起作为模特拍摄照片,很自然地叫起了哥哥;后来想要做偶像,却被泉前辈嘲笑说除了脸一无是处,不如赶紧放弃吧;明明说着哥哥最喜欢你了,但是行为却是一直挫伤着他想要努力成为偶像的心情呢。果然还是只有脸是泉前辈喜欢的吗?果然是呢。毕竟成绩什么的一样也拿不出手啊。
“游君,在想什么呢?”
“泉前辈,如果没有这张脸,前辈会怎么样呢?”
“游君好端端的在说什么呢?”
要是有帮人达成愿望的店就好了。
第二天上学的路上,游木真就看见了这家名为“心想事成铺”的店。他神使鬼差地走了进去。
“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呢?在那边的纸条上写下愿望,就会实现了哦~”
“请一定要想清楚呢,达成的愿望将无法更改。”
“达成愿望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什么代价?”
“微不足道的代价,我们会决定这个代价是什么的。”
那么……
游木真写好纸条投进店里那个唯一的巨大的心愿箱,忐忑地走出了店,没有回头。应该不会后悔的…吧。
“游君早上好!今天的游君也很可爱哦~”
换鞋的时候正巧遇上了泉前辈,游木真心情复杂地打了招呼,“泉前辈早。”
“今天knights的演出门票已经放在你柜子里了,第一排的好位子,记得来看哦~”
“嗯…会来的。”
“今天的游君怎么了呢?有点奇怪啊,有烦恼一定要和哥哥说~”
knights的练习时间要到了,一向准时的泉前辈一时半会儿不会跟在自己身边了。大概能松口气了吧。
泉前辈的演出,果然还是想去看看的。
泉前辈,真的很厉害呢,游木真紧握着手里的应援棒,望着舞台上的濑名泉。不管是在聚光灯下得心应手的拍摄姿势还是在万人瞩目的舞台上不可遮挡的光芒。明明他一直都有在努力追赶着,只希望除了脸之外得到他的一句肯定,但为什么,还是不能传达给他呢。果然还是自己不够努力吧……
又一次摔倒在练习室的地板上,游木真干脆仰躺着不起来了。没有力气,身体也是,精神也是。希望后天trickstar的演出泉前辈会来,但是…
还是先起来再跳一遍吧。
终于完成了一遍完整的唱跳,游木真气喘吁吁地撑着腿,余光瞥见泉前辈从窗外走过。太阳都快落山了,该回家了。
“愿望什么时候会实现?”
“明天太阳落山的时候,就会实现了。”
游木真忽然冲出练习室,追了好一段,终于让濑名泉注意到了自己。
“游君这么主动有什么事吗?”泉前辈还是笑眯眯的。
“即使只有一次也好,我希望泉前辈能认可我啊!虽然成绩也好表演也好我都笨手笨脚的,但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过了今天,过了今天…”游木真不知道为什么说不下去了。
“游君还是以为我只喜欢你的脸吗?”
“什么?”
“游君努力的样子也很可爱哦,笨手笨脚的地方也可爱,刚刚拼命练习为了赶上队友也可爱。嘛,虽然有过只有脸可爱的想法,但现在,游君整个人我都喜欢~”
“呜哇?!泉前辈,但是我觉得自己并不…”
“呐,游君,你看着我,为什么一直对自己吝啬自信呢?你是我濑名泉喜欢的人,你要相信自己有吸引人的优点。”
游木真怔怔地看着濑名泉,突然眼泪就跑了出来,“泉,泉前辈,我其实一直都希望有一天有足够的实力,能站在你身边…”
“慢慢来就好了,游君要有自信哦~”

“你的愿望是什么?”
“希望泉前辈找到真心喜欢的人,不要再偷偷摸摸跟着我了。”

代价呢?
是你的自卑呢,我把它取走了。
濑名泉已经找到他真心喜欢的人了,是自卑让你们错过。

你说“不要再偷偷摸摸跟着我”这个愿望达成了么?
那是当然,因为不用再偷偷摸摸了,可以光明正大地一起上下学了~